一个鬼子兵的绝密相册:图3战死的中国军人,图8化装的日军扫荡队


在抗日战争期间,除日本记者外,许多日本士兵也热衷于使用相机记录他们的侵略行为。战后,这些照片散落在日本人中间。这些照片与经过多次审核的官方照片不同。尽管相册中的内容很混乱,但日本军事宣传部门在战争中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

今天,“爱情史”想与你分享一张名为小生侵略日本罪的照片。专辑中没有找到小生的全名。从专辑中我们了解到,他曾追随过来自上海,杭州,广州,南宁,桂林等地的日本侵略者。可以说,手上布满了中国士兵和平民的鲜血。今天,我们将从日本入侵者的私人绝密专辑中选择一些照片来向您展示。 (在海珠大桥上班)

在与日军交战中丧生的中国士兵落在了日军的路边。

这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广东与广西交界的罗城战役中被小胜抓获。右手抓获的中国士兵戴着英国头盔和短裤。这是粤语或桂军的标准着装。

小生和另一支入侵日军的和田站在亲日海报前面

这是日本军队入侵后东莞的废墟。

这是小胜部队在广东增城以北20公里的正果镇与中国军队交战后夺取的武器。照片的评论还读取了该地方的旧名称。

日本军队伪装成中国人在东莞进行秘密调查的所谓“扫荡队伍”

日本人占领广东后,由于日本人了解日本人而被日本人招募为公共汽车长

专辑中的儿童被迫在他们的相册中拍摄日本石膏旗帜的照片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在抗日战争期间,除日本记者外,许多日本士兵也热衷于使用相机记录他们的侵略行为。战后,这些照片散落在日本人中间。这些照片与经过多次审核的官方照片不同。尽管相册中的内容很混乱,但日本军事宣传部门在战争中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

今天,“爱情史”想与你分享一张名为小生侵略日本罪的照片。专辑中没有找到小生的全名。从专辑中我们了解到,他曾追随过来自上海,杭州,广州,南宁,桂林等地的日本侵略者。可以说,手上布满了中国士兵和平民的鲜血。今天,我们将从日本入侵者的私人绝密专辑中选择一些照片来向您展示。 (在海珠大桥上班)

在与日军交战中丧生的中国士兵落在了日军的路边。

这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广东与广西交界的罗城战役中被小胜抓获。右手抓获的中国士兵戴着英国头盔和短裤。这是粤语或桂军的标准着装。

小生和另一支入侵日军的和田站在亲日海报前面

这是日本军队入侵后东莞的废墟。

这是小胜部队在广东增城以北20公里的正果镇与中国军队交战后夺取的武器。照片的评论还读取了该地方的旧名称。

日本军队伪装成中国人在东莞进行秘密调查的所谓“扫荡队伍”

日本人占领广东后,由于日本人了解日本人而被日本人招募为公共汽车长

专辑中的儿童被迫在他们的相册中拍摄日本石膏旗帜的照片

在抗日战争期间,除日本记者外,许多日本士兵也热衷于使用相机记录他们的侵略行为。战后,这些照片散落在日本人中间。这些照片与经过多次审核的官方照片不同。尽管相册中的内容很混乱,但日本军事宣传部门在战争中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

今天,“爱情史”想与你分享一张名为小生侵略日本罪的照片。专辑中没有找到小生的全名。从专辑中我们了解到,他曾追随过来自上海,杭州,广州,南宁,桂林等地的日本侵略者。可以说,手上布满了中国士兵和平民的鲜血。今天,我们将从日本入侵者的私人绝密专辑中选择一些照片来向您展示。 (在海珠大桥上班)

在与日军交战中丧生的中国士兵落在了日军的路边。

这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广东与广西交界的罗城战役中被小胜抓获。右手抓获的中国士兵戴着英国头盔和短裤。这是粤语或桂军的标准着装。

小生和另一支入侵日军的和田站在亲日海报前面

这是日本军队入侵后东莞的废墟。

这是小胜部队在广东增城以北20公里的正果镇与中国军队交战后夺取的武器。照片的评论还读取了该地方的旧名称。

日本军队伪装成中国人在东莞进行秘密调查的所谓“扫荡队伍”

日本人占领广东后,由于日本人了解日本人而被日本人招募为公共汽车长

专辑中的儿童被迫在他们的相册中拍摄日本石膏旗帜的照片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网易”作者发表,仅代表作者的观点。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进

跟进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结束后,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房屋奴隶流下眼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在抗日战争期间,除日本记者外,许多日本士兵也热衷于使用相机记录他们的侵略行为。战后,这些照片散落在日本人中间。这些照片与经过多次审核的官方照片不同。尽管相册中的内容很混乱,但日本军事宣传部门在战争中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

今天,“爱情史”想与你分享一张名为小生侵略日本罪的照片。专辑中没有找到小生的全名。从专辑中我们了解到,他曾追随过来自上海,杭州,广州,南宁,桂林等地的日本侵略者。可以说,手上布满了中国士兵和平民的鲜血。今天,我们将从日本入侵者的私人绝密专辑中选择一些照片来向您展示。 (在海珠大桥上班)

在与日军交战中丧生的中国士兵落在了日军的路边。

这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广东与广西交界的罗城战役中被小胜抓获。右手抓获的中国士兵戴着英国头盔和短裤。这是粤语或桂军的标准着装。

小生和另一支入侵日军的和田站在亲日海报前面

这是日本军队入侵后东莞的废墟。

这是小胜部队在广东增城以北20公里的正果镇与中国军队交战后夺取的武器。照片的评论还读取了该地方的旧名称。

日本军队伪装成中国人在东莞进行秘密调查的所谓“扫荡队伍”

日本人占领广东后,由于日本人了解日本人而被日本人招募为公共汽车长

专辑中的儿童被迫在他们的相册中拍摄日本石膏旗帜的照片

在抗日战争期间,除日本记者外,许多日本士兵也热衷于使用相机记录他们的侵略行为。战后,这些照片散落在日本人中间。这些照片与经过多次审核的官方照片不同。尽管相册中的内容很混乱,但日本军事宣传部门在战争中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照片。

今天,“爱情史”想与你分享一张名为小生侵略日本罪的照片。专辑中没有找到小生的全名。从专辑中我们了解到,他曾追随过来自上海,杭州,广州,南宁,桂林等地的日本侵略者。可以说,手上布满了中国士兵和平民的鲜血。今天,我们将从日本入侵者的私人绝密专辑中选择一些照片来向您展示。 (在海珠大桥上班)

在与日军交战中丧生的中国士兵落在了日军的路边。

这是一名中国士兵,在广东与广西交界的罗城战役中被小胜抓获。右手抓获的中国士兵戴着英国头盔和短裤。这是粤语或桂军的标准着装。

小生和另一支入侵日军的和田站在亲日海报前面

这是日本军队入侵后东莞的废墟。

这是小胜部队在广东增城以北20公里的正果镇与中国军队交战后夺取的武器。照片的评论还读取了该地方的旧名称。

日本军队伪装成中国人在东莞进行秘密调查的所谓“扫荡队伍”

日本人占领广东后,由于日本人了解日本人而被日本人招募为公共汽车长

专辑中的儿童被迫在他们的相册中拍摄日本石膏旗帜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