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追求划次减少不可取,自由泳划次与划频的侧重


  

  自从看到竹内慎司9次划水游完25米泳池的视频,不少泳者被这样高效轻松优雅的游泳所吸引,不少人以此为目标,力图减少在给定距离上游泳的划水次数,然而,也有一些泳者因此痴迷,将划次作为衡量自由泳水平的单一指标,这样的理解是不合适的。

  

  1、单次滑行距离的作用

  无论是何种泳姿,都存在滑行阶段,只是在具体动作姿态上表现不同。滑行距离基本上可以反映出游进动作效果,反映了泳者的游泳水平的基本面。

  需要注意的是滑行与漂的区别,那种蹬壁出发或是第一次划水之后的滑行属于漂的范围,不能视为真实的滑行距离,滑行距离是在游进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平均惯性游进距离。

  在推进力相同的情况下,滑行距离较长的代表泳进效率更高。延长滑行距离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身体流线型姿态的优化,二是身体整体发力的方向性好,形成更好的合力。

  

  2、中长距离游泳的基础

  毫无疑问,中长距离游泳时应尽量增加划距,提高每一次划水后的游进距离,而不是一味地提高划频,引起手臂过早过快地疲累,过快地消耗掉体力。

件,手臂肌肉力量情况,选择更好的推水时机,加速推水非常重要,这就如同脚踏自行车的飞轮,踩飞轮的时机和方向把握是关键技巧。

  当手臂划水动作节奏稳定下来之后,滑行距离也会随之稳定。因此,不应偏执地追求划次的减少,像竹内的25米9划的视频属于演示性质,不能在实际游泳中采用这样极端的策略。

  因为,游泳的动力的连续性比滑行距离更重要,过分追求划次减少直接影响了这种连续性。当然,每位泳者的游泳风格不一样,但连续性是一致的,连续性的基础是每一次划水动作的一致性,是身体两侧动作的对称性,是每一次游进的核心部位主导下的力量的一致性。

  

  3、划次与划频侧重的把握

  从游泳理论上讲,划次与划频综合衡量指标是SWOLF数据,数值越低代表着划水效率越高。现在很多运动手环和运动手表都提供了SWOLF数据,可以方便泳者了解自己的游泳水平,但是这只是一个结果指标,如何改进这个指标呢?

  换言之,如果要降低SWOLF数值,到底是要改善划水动作和打腿水平,还是提高划水频率?是划距不到位还是划频过低?这些问题难道只能通过一次次的尝试才能有明确的答案吗?

  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这个困难,避免大量浪费时间的尝试,无论是划次还是划频都是手臂动作,在肌肉供氧充足的情况下,划距更容易稳定,划次当然会少一些,相应地划频会低一些,这时候,应当适当地提升划频,直到出现供氧困难,然后再降低一点划频,通过这个方法可以轻松找到自身手臂与供氧之间的协调点。

  无论是短距离还是中长距离游泳,以这个方法去选择划次与划频的侧重策略,会得出显而易见的答案。例如:在50米距离短冲时,甚至可以只换气两至三次,在肌肉力量可以充分发挥的前提下,尽力提高划频,减少换气次数。

  由此,在中长距离游泳中,取得最优化SWOLF数据的方法就是以供氧能力为限,提高划频,这样可以在划次与划频之间达至一个最佳值,练习时重点关注身体侧转与换气,而不是关注手臂划水与腿部打水,这样更有利于把握中长距离游泳时的节奏。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