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人》|对老年个体精神空间的关注


达达先生2019.8.29我要分享

引言

体验生与死的沧桑,了解生与死的真相,并用爱来拥抱人们,这值得我们的尊重。

《老大人》是洪伯浩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它由资深演员肖小豆,习向和黄家谦主演。他在台北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戏剧和最佳摄影四项大奖。导演专注于当前的老龄化社会。通过诗歌和现实的方法,我们呈现了台湾社会老年人群体晚年所面临的生活和精神问题,以最普遍的方式关注社会上的无形人群,并通过空间叙事的张力,深刻的进入角色。内部空间也扩展了精神空间的范围。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妻子去世后,现年80岁的金茂独自生活。他的孩子们忙于工作。一次事故使金茂住在养老院,这使他开始考虑生活。意义。整部电影都是根据家庭拍摄的。通过对金茂晚年生活的描述,得出了老年人精神孤独的主题。电影的前半部分主要描述了家庭的生活状况。导演开始以正式的方式使用生活方式。独居的金茂每天必须浇水,做饭,喂鸡和采摘蔬菜。这些小东西给金茂的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儿子是个装饰工。面对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终生奔跑,因此他无力顾及父亲的养老金问题。尽管她工作稳定,但却是婚姻的失败者。对于父亲的养老金问题,她强烈反对将父亲送往养老院。导演用扎实的镜头向我们展示了普通家庭的真实生活。

影片的内容并不复杂。它以关心老人“老龄化问题”的三代普通台湾家庭为基础。它融合了新时期台湾独特的人文景观,具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法国哲学家德博(I Debo)在《景观社会》中提出了景观社会理论。在他看来,“风景不是图像的集合,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人们看得见风景。在电影《老大人》中,风景不仅是台湾社会的真实写照,而且丰富了电影的主题。在电影中,金茂老人独自生活自从他的妻子去世以来,目睹了邻居的死亡,直到被发现,他才想起自己晚年的生活,以金茂在镜子前整理一套西装的形式上映。电影的结尾,金茂穿着一件准备已久的西装躺在床上,最后和平地死去,独自穿插着金茂的老人。这些风景反映了金茂导演的生活空间,全景图。

在更深层次上,“风景还具有激发观众的审美愉悦和联想的意义,并具有文化表征的意义。”正如德勒兹(Deleuze)所说,“电影不是简单的动作,而是电影背后的精神联系。图片是人们思考电影的含义,许多图片传达了足够的可读性信息,而不仅仅是可见性,并且某些风景具有某种历史文化和人文情感。在电影《老大人》中,为了展示平溪蓝田灯笼的祝福风景,导演以纪录片的形式向观众展示了平溪独特的传统风景,这不仅为电影叙事增添了内涵,而且还掀起了电影的序幕。电影中的英雄。在毛的精神世界中,金毛看到了孙子的愿望,在天灯上写下“万岁百岁”。他的心松了口气。当他的孙子问他想写什么其他愿望时,他笑着拒绝了,因为他在世上,最大的愿望不是长寿,而是早日摆脱。

在电影《老大人》中,“死亡”是整个电影中的重要形象,导演的独特思维也是如此。从电影开始,金茂就看到了邻居的死,并被the葬公司带走。此后,疗养院目睹了一位病倒的老妇的死亡。两位老人没有家人陪伴就离开了。凄凉的感觉充满了金茂的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世界。 “公墓”作为“死亡”的载体,代表着家庭的记忆和根源,也是家庭情感的故乡。在电影中,金茂两次去了妻子的墓地,一次带着妻子最喜欢的笑花。当我独自一人去时,我对妻子的坟墓说了自己的无奈。我第二次穿着整洁的衣服,扶着我的儿子和女儿,慢慢地爬上那座陡峭而陡峭的山梯,再次站在我妻子的坟墓上,他看上去很严肃。凝重而端庄,内心似乎有很多话,他选择了沉默。

从整部电影的角度来看,导演的重点是挖掘金茂的精神世界。他的性格固执。他不愿意给孩子们添麻烦。爬楼梯时,他甚至拒绝了儿子的遗嘱。这个小细节非常完美。展示了金茂老人对孩子的爱。他只是拒绝去养老院,最后主动要求养老院。这种变化是,他不愿意给儿子添麻烦,就像他在疗养院对生病的老太太说的那样:“我在等你,在等你”。等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影片结尾,金茂一家人在温暖融洽的氛围中共进晚餐。金茂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离开了一家人,“我吃饱了,我要休息了,”楼下的孙子和孙子即将出生。那孩子做了一个美好的愿望,楼上的旧家具与和平躺着的金茂老人对齐。两者之间的对比似乎表达了导演关于生与死循环的哲学思考。

人生的阴影,虚拟的现实

到处都是船,而且字都能到达。

收集报告投诉

引言

体验生与死的沧桑,了解生与死的真相,并用爱来拥抱人们,这值得我们的尊重。

《老大人》是洪伯浩执导的第一部电影。它由资深演员肖小豆,习向和黄家谦主演。他在台北电影节上获得了最佳戏剧和最佳摄影四项大奖。导演专注于当前的老龄化社会。通过诗歌和现实的方法,我们呈现了台湾社会老年人群体晚年所面临的生活和精神问题,以最普遍的方式关注社会上的无形人群,并通过空间叙事的张力,深刻的进入角色。内部空间也扩展了精神空间的范围。

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妻子去世后,现年80岁的金茂独自生活。他的孩子们忙于工作。一次事故使金茂住在养老院,这使他开始考虑生活。意义。整部电影都是根据家庭拍摄的。通过对金茂晚年生活的描述,得出了老年人精神孤独的主题。电影的前半部分主要描述了家庭的生活状况。导演开始以正式的方式使用生活方式。独居的金茂每天必须浇水,做饭,喂鸡和采摘蔬菜。这些小东西给金茂的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儿子是个装饰工。面对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终生奔跑,因此他无力顾及父亲的养老金问题。尽管她工作稳定,但却是婚姻的失败者。对于父亲的养老金问题,她强烈反对将父亲送往养老院。导演用扎实的镜头向我们展示了普通家庭的真实生活。

影片的内容并不复杂。它以关心老人“老龄化问题”的三代普通台湾家庭为基础。它融合了新时期台湾独特的人文景观,具有非常鲜明的地域特色。法国哲学家德博(I Debo)在《景观社会》中提出了景观社会理论。在他看来,“风景不是图像的集合,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人们看得见风景。在电影《老大人》中,风景不仅是台湾社会的真实写照,而且丰富了电影的主题。在电影中,金茂老人独自生活自从他的妻子去世以来,目睹了邻居的死亡,直到被发现,他才想起自己晚年的生活,以金茂在镜子前整理一套西装的形式上映。电影的结尾,金茂穿着一件准备已久的西装躺在床上,最后和平地死去,独自穿插着金茂的老人。这些风景反映了金茂导演的生活空间,全景图。

在更深层次上,“风景还具有激发观众的审美愉悦和联想的意义,并具有文化表征的意义。”正如德勒兹(Deleuze)所说,“电影不是简单的动作,而是电影背后的精神联系。图片是人们思考电影的含义,许多图片传达了足够的可读性信息,而不仅仅是可见性,并且某些风景具有某种历史文化和人文情感。在电影《老大人》中,为了展示平溪蓝田灯笼的祝福风景,导演以纪录片的形式向观众展示了平溪独特的传统风景,这不仅为电影叙事增添了内涵,而且还掀起了电影的序幕。电影中的英雄。在毛的精神世界中,金毛看到了孙子的愿望,在天灯上写下“万岁百岁”。他的心松了口气。当他的孙子问他想写什么其他愿望时,他笑着拒绝了,因为他在世上,最大的愿望不是长寿,而是早日摆脱。

在电影《老大人》中,“死亡”是整个电影中的重要形象,导演的独特思维也是如此。从电影开始,金茂就看到了邻居的死,并被the葬公司带走。此后,疗养院目睹了一位病倒的老妇的死亡。两位老人没有家人陪伴就离开了。凄凉的感觉充满了金茂的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离开世界。 “公墓”作为“死亡”的载体,代表着家庭的记忆和根源,也是家庭情感的故乡。在电影中,金茂两次去了妻子的墓地,一次带着妻子最喜欢的笑花。当我独自一人去时,我对妻子的坟墓说了自己的无奈。我第二次穿着整洁的衣服,扶着我的儿子和女儿,慢慢地爬上那座陡峭而陡峭的山梯,再次站在我妻子的坟墓上,他看上去很严肃。凝重而端庄,内心似乎有很多话,他选择了沉默。

从整部电影的角度来看,导演着重挖掘金茂的精神世界。他的性格固执。他不愿意给孩子添麻烦。他甚至拒绝儿子爬楼梯的意愿。这个小细节很完美。表现了金茂老人对子女的爱。他就是不肯去养老院,最后主动要求去养老院。这种变化是他不愿意给儿子添麻烦,就像他在养老院对生病的老太太说的:“我在等你,等你”。等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影片结尾,金茂一家在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共进晚餐。金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离开了家,“我吃饱了,我要休息了”,楼下的孙子和孙子就要出生了。孩子做了一个美丽的愿望,楼上的旧家具和躺着的Jin Mao老人和平地排成一行。两者的对比似乎表达了导演对生死循环的哲学思考。

0x251C

人生的阴影,虚拟现实

船上到处都是,这些话都能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