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怀民退休前告别之作携手陶冶


《交换作》出现在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上,云门歌舞团与陶艺家交换舞蹈,不同的身体表演系统碰撞

林怀民的告别工作一起塑造

11月14-17日,云门歌舞团与陶艺家《交换作》将出现在2019年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上 《交换作》是由编舞林怀民和郑宗龙为云南舞蹈团和陶艺家编舞的交换舞蹈:《12》由叶涛为云南舞蹈家编舞,《乘法》由郑宗龙为陶艺家编舞,林怀民为云南高级舞蹈家编舞 《秋水》也是中国编舞家林怀民,他将于年底从舞台上退休,也是他创办的云门舞蹈团的最后一部作品。 林怀民作品《交换作》 in

《交换作》 李叶嘉照片

2014年,林怀民邀请陶舞剧院到台北参加新舞台上的“新舞蹈风格”舞蹈节,表演数字系列《秋水》 《2》 《4》 《5》 在那次交流中,叶涛也对云门舞集和郑宗龙有了更多的了解 2017年,陶舞剧院首次受邀在云门剧院演出。 演出期间与郑宗龙聊天时,陶冶漫不经心地问他:“你愿意来我们组跳支舞吗?”我没想到郑宗龙会不假思索地答应。前提是陶冶也要为云门跳舞。 林怀民得知了两人在天马星空小谈时达成的协议。他问他们是否认真。收到确认后,林怀民将交换舞蹈指导的合作计划添加到他自己的一个短舞《6》中,从而成为他退休前为云门计划的最后一个项目。

郑宗龙×陶体《秋水》

郑宗龙将于2020年接任云门舞蹈团艺术总监。2018年,他带着相互交流舞蹈的心情来到北京,与陶瓷人体舞者合作交流。每隔一周,叶涛都会来淡水挑选云门舞者。 郑宗龙曾经说过,“从叶涛问我你是否愿意为陶的身体跳支舞的那一刻起,我的脑海里就冲出了许多陶舞场的作品和舞者身体重叠的画面,这就成了这支舞的概念。" 我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将我对身体的理解和方法融入道现有的身体结构。 我想的交换不仅仅是简单的加法,也是乘法。 “成”在汉语中也意味着重叠、交织和交流,这与两组舞蹈指导交流的初衷非常一致。 "

edify *云门《乘法》

陶舞剧院以舞者数量为主题的“数字系列”受到了国际舞蹈评论家的高度赞扬,叶涛因此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着名的编舞之一。 在《12》年,edify为云之门舞者编写了《交换作》,仍然遵循数字系列:“12”是云之门舞者的数量,灵感来自瑞典山上看到的快速移动的云 用不同的动作挑战云门舞者,呼唤记忆中的浮云,并将这个13岁的创作献给两个舞蹈团的首次合作。 叶涛表达了他对《12》的想法:“我一直非常确定自己的创作方向。” 《12》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实现我曾经拥有的想法和经历。 宗龙和我在编舞的美学和事物的想象力上有很多共同点,但是我们一个接一个地接受,另一个释放。 在收集和释放的过程中,我们都有着对创作和建构的严格追求,并且与艺术观念的内在联系紧密相连。 “

林怀民《12》

2017年底,林怀民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他将于2019年底退休。早在今年4月,林怀民就带《秋水》 《白水》到国家大剧院演出。当记者问及“退休”的问题时,林怀民避免回答,但在六个月后提前通知了他的新工作。这次他、郑宗龙和叶涛真的带着《微尘》回来了。

林怀民的第89部作品《交换作》已经够安静的了。《秋水》包括五名舞者周章社、黄佩华、黄姚娅、杨易君和苏冰夷,这也是他们与林怀民合作的最后一部作品。 与两位中生代舞蹈指导耀眼的舞蹈相比,林怀民的《秋水》更像是连接另外两部作品的纽带。 京都的秋溪给他带来了瞬间的灵感。他想:“看到秋天的水静静地流淌着,上面漂浮着红叶,我想我会编一支舞,叫做《秋水》。” 云门最资深的五名舞者将跳舞。在这场舞蹈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永远离开云门的舞台。 ”

采访/新京报记者刘震

[编辑:黄韩愈]